知道了新疆有多辽阔

8月的最后一个星期,用年休假去了一次新疆。几年前去过哈纳斯,知道了新疆有多辽阔,所以知道今后会分几次去几个方向。

这次去的是喀什,一个维吾尔人聚居的地方,想去实地看看那些可爱的人们。还有号称中国海拔最高的边境口岸——红旗拉甫。

周五上午到达喀什,下午便在老城里瞎逛。在3点左右,看见匆匆的人流往清真寺,个个腋下夹一条毛毯。一会儿就在清真寺的门外聚集起来。我正好在国际大巴扎,那里几乎所有的穆斯林都停下生意,占据了人行道,排起了队伍。没有指挥,没有口令,每个人都很自觉地排成一排。原来,周五下午的3点到3点半是大礼拜的时间,就在那半个小时里,整个城市突然陷入停顿,非常安静,只有清真寺的布道声从宣礼塔传出。人们一起鞠躬,一起跪拜,一起行礼......

那时我真的被震撼,感受到了宗教的力量与信徒的虔诚。同时我也更相信,有信仰的绝对要比没有信仰的人们更加善良。所以,我想,应该找个维族司机作为我后面几天的向导。

喀什的景观在于风情,在著名的艾提尕尔清真寺周围,有一条手工作坊街。主要是木器和铅皮匠。老老少少的匠人们就在自家门前干活,旁边是已经做好的商品,很让人感觉回到从前。

在另一条靠近广场的路边,有三个维族老人坐在商店门口自拉自唱。他们绝对不是商店的促销,而仅仅是三个来清真寺的老人的空闲余兴。最绝的是其中一个用拉胡琴的方式拉小提琴,吸引你的不但是欢乐的歌声,更是他们怡然自得的生活态度。

路边一元三个的无花果非常甜,也非常好吃,不用剥皮。不要担心外面看上去好象有点脏,但是真的一点没事。满眼看出去都是维族人,而且大多数都不会汉语。所以特别痛苦的就是没有办法交流,比在国外还痛苦,因为这里英语也不通用啊!

喀什还有一个与国内城市不一样的就是有一个国际长途汽车站,咋一看,我还没想通,以为类似那些小城市要建成国际大都市的口号一般,起个国际化的车站名称。了解后才知道,原来这里有去克什米尔的跨国班车,所以才叫国际长途汽车站。再想想,上海不是也有去香港的列车吗?那上海火车站是否也该叫国际火车站哦!

后面两天就是包车去看卡拉库里湖,湖不大,但是因为背面有常年积雪的慕士塔格峰的映衬,显得特别的美丽,常令人流连往返。途中经过的山,那真的叫山,寸草不生,颜色有红的绿的。更有一座白沙山,在阳光下非常耀眼,隔着一片湖水,你能看见那山间细腻异常的沙体,令人赏心悦目,赞叹不已。

去红旗拉甫山口要经过塔什库尔干县,一个塔吉克族的自治县,雄鹰是他们的图腾,所以县城里立着一个雕塑。那里有个叫石头城的景点,忘了它是猴年马月的古代城镇,反正现在只剩下一个高高的土堆(这让我想起小时候的歌曲《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》里唱的:我们坐在高高的土堆上面......)。

美高梅网投平台,在县城花10元办理通行证,然后还有150公里去到中巴边境,严格讲,应该是中国与克什米尔的边境,只是那里是巴控区。不巧的是,时间正好是边防武警的休息时间,于是找他们商量,可怜巴巴地表示我大老远从上海来,希望破例能给办一下。还好,武警战士还是具有同情心的,给予了办理,从而得以及时上山口观看祖国的边境给守卫得如何,安全与否。在那里正好遇见一群巴方军人,于是拉着一个长相英俊的军人合了一个影。

为了感谢武警同志,我回上海后买了20张D版光盘,都是港台的,给快递了过去,也算是对他们做好事的鼓励吧,并希望他们继续把好事做下去。

在卡拉库里湖边的乌孜别克人家帐篷住了一晚,第二天我雇了一辆他们的摩托去看慕士塔格峰脚下。一个小时后,我们到达了一个只有5、6户人家的村庄,那是离雪峰最近的村落,两个小女孩在空旷的田野里玩耍。风景绝美。牧民告诉我,到大本营还要3个小时,我想想还是放弃了,因为我只穿了一件长袖衬衫,太冷了!

晚上回到喀什城内,无所事事的我突然对马路小摊发生了兴趣。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就坐下来吃那些羊肉啊、鸡蛋啊、面饼啊等等。那些碗其实根本就不洗,仅仅是擦擦而已。所以那维族司机说我胆子真大,连他们也不敢吃的路边摊,你竟敢去尝试。

就这样,我在喀什一共呆了4天,一天逛老城,一天沙漠游玩加维族婚礼,二天领略了帕米尔高原的风景。下面就该往和田了,那个因为出产玉而声名远扬的地方。

本文由美高梅网投平台发布于美高梅旅游,转载请注明出处:知道了新疆有多辽阔

相关阅读